<th id="3focx"></th>
  • <button id="3focx"><object id="3focx"></object></button><dd id="3focx"></dd>
  • <form id="3focx"><strike id="3focx"></strike></form>
  •  

    儲能為何備受關注?

    發布日期:2021-08-04

    核心提示:地處青藏高原的共和縣,地勢海拔高、空氣稀薄,常年降雨量不足300毫米。如此嚴酷的自然環境下,即便是最耐旱的植被也很難生存,
     地處青藏高原的共和縣,地勢海拔高、空氣稀薄,常年降雨量不足300毫米。

    如此嚴酷的自然環境下,即便是最耐旱的植被也很難生存,更不用說牲畜或是人類。

    然而這里卻是我國太陽能最豐富的地區之一,地表平均太陽輻射量每年每平米6400MJ,折合23040KWh,換句話說,如果將一平米光照全部轉換成電,可滿足一個人5年的用電量。

    為利用這項天然資源,2018年,國資委帶頭、總投資320000萬元,在共和縣建設一座光伏-儲能一體示范性基地。

    編號為「F」開頭的18個光伏子方陣仰面向南,將19.9兆瓦功率的電流,通過變電站升至330kv高壓電,并入青海電網,供附近百余公里范圍的居民、工廠使用。

    這套光儲基地在建設完成的第一年,發電總量達到3962萬度,按照當年度電價,相當于近1600萬元的產值。

    然而,在沒有「儲能系統」幫助的情況下,可再生能源發電機組的輸出最多只是“看天吃飯”。

    共和縣這臺光充儲站早有準備。白天產生的電量一部分并入電網,另一一部分關于儲存在化學電池,在云朵遮掩、夜間無光照且需要電時釋放出來,消納晝夜間峰谷差、平滑負荷。

    02

    碳中和,重點在于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「新型電力系統」,在「源-網-荷」基礎上,增加「儲」能環節,以彌補新能源「看天吃飯」的不可預測性,使電網穩定運行。

    儲能如何在其中發揮作用?為何它能成為今天資本市場的重點關注對象?首先,儲能的市場驅動源于三大側:發電、電網、用戶。時下,發電側儲能備受矚目,用戶側儲能方興未艾,電網側儲能早已坐上冷板凳。

    截至2020年7月,新能源已成為國家電網的第二大電源,新能源裝機3.65億千瓦,占比22.9%,發電量3390億千瓦時,占比10.9%。

    與此同時,部分省市對新能源依賴程度攀升,青海等5個省區裝機占比超過40%,在21個省區已成為第一、二大電源。

    盡管新能源普遍成本低、環保,但風能、光能等新能源的波動性極大,隨之降低電網抗擾動能力,容易出現連鎖脫網。

    目前發電側儲能剛剛步入起步階段,國內部分省份發布文件明確了儲能參與調峰服務價格,從經濟角度鼓勵配置儲能設備。

    截至2021年6月,我國已有25省份發布文件明確提出新能源配儲能。其中新疆、青海、陜西西安三地區同時公布了地方性補貼政策。

    “將低價的電存儲起來,在高價時并入電網,從中獲得「峰谷」差價利潤”。目前北京、江蘇、上海、湖南等省會的「峰谷價差」已達到0.6元/kWh。文章開頭提到到青海共和縣儲能項目,差價也在0.4元以上。

    03

    工商儲能項目在國內風生水起,但用戶側儲能在國內發展并不順利,原因在于國內電網覆蓋完善,且設備成本高,很難通過光伏-并網方式獲得“補貼”。

    這方面,海外用戶更愿對儲能設備敞開胸懷。

    2021年2月,受極側嚴寒天氣影響,美國得克薩斯州大范圍停電,由于大部分居民采用電熱供暖,電力中斷意味著他們不得不在家中忍受寒冷。而形成鮮明反差的是,在這場自然災害中,少部分早期安裝了TeslaPowerwall的居民,表示自己家“幾乎沒有斷過電”,順利度過了嚴寒。

    目前,海外用戶側儲能商業模式較國內市場更為成熟,例如美國在21世紀初便建立了電網側獨立儲能電站容量電價機制,推動儲能參與電力市場,而且在特殊情況中的優勢不言而喻,深受中產以上家庭青睞。

    對于家庭儲能產品完善的中國公司,海外市場或許更具誘惑力。

    04

    另外,「充儲一體」的思路對于新能源補能系統的建設有極大的參考意義。

    當下,新能源汽車滲透率迅速增長,30kW、100kW等大功率快充及時慢慢普及,與之而來的對電網的高負載考驗。

    2020年,我國新能源汽車保有量492萬輛,占汽車總量的1.75%,其中純電動汽車保有量400萬輛,占新能源汽車總量的81.32%。當所有新能源車同時充電時,將對既有電網造成極大壓力。

    現有解決方案是通過電價調控,鼓勵新能源車主在用電低估時充電。但這只降低了負載問題,日益增長的充電需求對充電樁分布和數量有了更多依賴,國內多數老舊小區電網本身對大功率改造并不適合,間接激發了儲能充電樁的發展。

    05

    2021年7月15日,國家發改委、國家能源局正式印發《關于加快推動新型儲能發展的指導意見》,明確到2025年新型儲能裝機規模達30GW以上,未來五年將實現新型儲能從商業化初期向規?;D變,到2030年實現新型儲能全面市場化發展。

    就相關測算,以電化學為主體儲能項目擁有最高回本速度。據中關村儲能產業技術聯盟數據,截至2020年末,中國電化學儲能累計裝機規模達3.3GW,預計未來五年復合增速超56%。

    作為占儲能EPC成本53%以上的鋰電池,相關等細分技術已充分獲得資本的重押。

    截止7月30日,包括贛鋒鋰業、天齊鋰業、藍曉科技、藏格控股在內的鋰礦概念股已經在過去一年中整體上揚250%。

    有分析師認為,隨著鋰電技術發展,電化學儲能度電成本還將進一步下調,從2020年0.49/kWh,下降到2025年的0.19/kWh,系統服役年限也將從6~8年周期,延長到15年。屆時,儲能的魔力將進一步釋放。

     

     
    [ 新聞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     
    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
    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使用協議 | 版權隱私 | 網站地圖 | 排名推廣 | 廣告服務 | 網站留言 | RSS訂閱 | 滬ICP備16055099號-3

    第一鋰電網 版權所有 © 2016-2018 咨詢熱線:021-6117 0511  郵箱:heli@heliexpo.com.cn 在線溝通:

    本網中文域名:第一鋰電網.中國本站網絡實名:第一鋰電網-中國最專業的鋰電池行業信息網站